百度被约谈整改 遭集体诉讼 高管频繁变动 今年有点难

20周岁之际,百度还来不及庆祝,反而迎来灰暗时刻、频遭质疑。

2020年4月7日,百度App多个频道存在严重违规问题,被网信办约谈,4月8日,百度宣布停止客户端部分频道的更新,在今天上午已经恢复更新;

4月20日,百度网盘就默认用户加入激励计划致歉,该功能占用上传带宽和本地空间,有人质疑,百度网盘是在借助用户的上传带宽让其他用户下载文件,本质上是给自己的服务器减压。

4月21日,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坏消息还不止于此。4月22日,据彭博社消息,百度在美国遭遇集体诉讼,向旧金山联邦法院提起集体诉讼的投资者Roger Ikeda,在起诉书中称,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命令百度停止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后,百度股价遭遇了“急剧下跌”,跌幅达4.38%。

应对外患的同时,百度的内部也在频繁调整。

原百度云总经理尹世明、副总经理张志琦已于近期离职百度。这是半年内百度云第三次架构调整。据腾讯潜望报道,4月7日就在被约谈当天,百度内部发布了中高层任命邮件,晋升的总监级以上人士一共有54人,任命人数创历史之最。有员工认为,公司是在得知整改后紧急宣布晋升消息,担心整改造成进一步人员不稳,这是以晋升换人心。

百度正置身于倍具挑战的时期。内容生态频遭质疑,市值大跌,搜索业务面临多方进攻。

4月20日,今日头条上线“头条百科”,此前字节跳动已推出头条搜索App。

阿里巴巴也推出了搜索App夸克,主打极速智能、“无广告”,这个宣传语很明显是在向百度竞价广告“宣战”。

其次,微信搜一搜也在搜索领域分了一块蛋糕,再加上此前搜狗、360搜索等老玩家,百度的挑战者越来越多了。

曾经的BAT中,百度掉队了,2020年,百度会好起来吗?

从搜索到智能云业务,百度高管接连离开

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高管的变动总会引起巨大关注。

仅在今年4月,百度就出现了2次重要变动。但这放在近年来百度的高管变动中 ,也只是个小数字。

他们有的是主动离职,有的是被开除。

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了一起员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通告称,百度副总裁韦方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百度历数了韦方的“三宗罪”,“背离了百度风清气正的职场文化、践踏了公司职业道德的底线、更触碰了法律的红线。”

百度近几年反腐手段凌厉,倒在了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刀下的,还有百度高级副总裁王湛、百度“太子”李明远、曾与韦方一同当选为去哪儿网新任董事的曾良,他们先后因违纪、腐败等问题,或被开除,或被移交司法机关。

除了因贪腐被开除的,很多百度高管也选择了辞职。

2019年5月,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而后李彦宏在财报会议上回应分析师的相关问询,只表明是个人原因。

向海龙是百度搜索公司14年来的一把手,但辞职之时,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首现亏损。百度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百度净亏损3.3亿元,去年同期盈利66.9亿元,利润不及预期。

自此,搜索条线的原班老将几乎走空,从向海龙到更早之前的百度副总裁郑子斌、百度副总裁顾国栋、百度副总裁吴海峰等,都已先后离开百度。

如今,不仅是百度搜索业务,百度智能云也在不断进行人事调整。

4月23日,有媒体曝出,百度副总裁、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以及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副总经理张志琦已于近期从百度离职。

2019年3月,负责百度智能云业务的原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将于10月退休,百度智能云随即开启了架构调整。

2019年9月,百度宣布将智能云事业群组与CTO体系融合。2020年1月,百度对AI体系进行组织架构升级。

百度智能云的发展压力颇大。Canalys发布的报告显示,亚马逊、微软、谷歌和阿里云占据了全球60%的云服务市场份额,百度智能云并未列入其中。

当阿里云、腾讯云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百度智能云很难不焦虑,但同时它还要承担更多重任。百度智能云2020年的OKR中增添了利润指标,而不是不计成本地扩张。

前百度副总裁、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

前百度副总裁、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

目前百度还并未公布接任尹世明的人选,按照今年3月的架构调整,百度智能云的云计算、智能金融、智能客服、渠道生态等业务负责人将向王海峰汇报。

王海峰加入百度9年,整体负责百度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安全等技术和生态,以及智能云、地图、输入法等业务。

百度智能云是AI战略的重要部分,尹世明和张亚勤这两位重要高管离开后,百度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接替人选,新的负责人是否能带领百度智能云业务走向下一个台阶,都是未知数。

“灰色”百度又被约谈整改,这次能洗白吗?

比高管变动更严峻的形势是,百度又陷入了“被约谈”、“整改”的危机。

百度App大量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公众账号注册管理及内容审核不严,遭到了监管部门的谴责。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提及,百度传播秩序和生态问题突出,社会影响恶劣。

被北京市网信办针对违规问题约谈后,自4月8日上午9时起,百度App推荐、图片、视频、财经、科技等5个频道暂停更新,清理违规内容,开展深入整改。

百度App是百度核心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百度搜索移动化战略的支柱产品。

中国网信办的通知

中国网信办的通知

百度App频繁被整改背后,其实还是老问题。

2019年1月2日,针对百度部分产品和频道传播低俗庸俗信息、严重破坏网上舆论生态等问题,百度App“女人频道”等多个频道暂停更新一周,还涉及百度手机网页版、百度新闻客户端“推荐频道”。

半年后,2019年6月,上海市网信办联合市场监管局约谈百度上海分公司,指出百度信息流广告有三大类问题:

明明是广告,却使用“房价跌了”等类似新闻的耸人听闻的标题诱导点击;

使用低俗性感诱惑图片(如穿着比基尼的丰满美女)和露骨低俗文字,诱导点击广告;

使用明显不合理低价诱惑,如“55寸液晶电视99元/台”,诱导点击广告。

百度信息流广告,主要呈现在百度搜索栏下方,是百度APP、百度首页、贴吧、百度手机浏览器等平台的资讯流中,穿插展现的原生广告。这也是百度业绩的重要增长点,贡献了大量营收。

自网信办2019年重拳整治违法违规信息后,百度、腾讯、微信、抖音等平台都被相继约谈,其中百度屡次触碰红线、被约谈多次。

不过,与去年1月 “暂停更新一周”不同,这次百度App的整改时间略长,自4月8日上午9点暂停更新到4月25日恢复,时隔了整整17天。

百度本就承受着疫情带来的影响和业绩下行的难题。此前,百度公布财报称,预计2020年一季度营收将同比下滑5%至13%,“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演变当中,业务的能见度非常有限。”

去年,百度的广告业绩也在下滑。2019年四季度,百度广告营收208亿元,同比下滑2%,上季度为同比下滑9%。

这段时间的整改,无疑将对百度App的用户活跃度、广告板块的营收造成影响。

外界对于百度的“底线”问题已经十分敏感。2016年魏则西事件、2019年高考志愿事件(多省招考中心提醒学生不要用搜索引擎搜索网上填报志愿系统网页,否则可能误入其他网站。而百度为多家志愿填报机构保留了广告位),都受到了舆论的质疑。

比起用户指责,更让百度担忧的连锁反应正在发生。据彭博社报道,百度遭遇集体诉讼,被指控未能遵守中国的互联网规定而导致公司股价大跌。

4月21日,投资者Roger Ikeda向旧金山联邦法院对百度提起诉讼。

Roger Ikeda在起诉书中称,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下令阻止其“低俗内容”传播后,百度的股价遭遇了“急剧下跌”,跌幅达4.38%。

4月22日,巴克莱银行宣布下调百度目标价,由150美元下调至132美元。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23日收盘,百度股价大跌,为99.85美元每股,已经跌破100美元,总市值345.33亿美元。

重重危机之下,这次百度能够“洗白”,守住产品底线吗?

“围攻”百度

在成长20年后,百度有些掉队了。

曾经的BAT已经被改写,尽管去年第四季度营收和净利润超预期,但百度目前在上市互联网企业中,已经落后于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点评、京东等。百度从800亿美元市值跌到300多亿,跌到被拼多多甩在后面。

百度垄断搜索入口已久,这也是它赖以生存的核心业务。但竞争格局已经在渐渐发生改变,新入者正在对旧巨头的领域发起进攻。

微信这一超级App,正在凭借自身庞大流量和内容生态发力搜索,微信搜一搜上线至今,已经能搜索到百科、百度经验等站外内容,从一开始的文章、公众号、小程序、表情等,延伸到视频、百科、问答、音乐等类目。

今年年初,微信公布微信搜一搜将在2020年围绕内容、品牌和服务三个方面进一步开放。目前已接入小程序,包括马蜂窝、豆瓣、知乎、携程、ZAKER、丁香医生等超过18个类目,这些小程序为搜一搜贡献了丰富的内容。

阿里也早已布局了智能搜索App夸克,并从去年底开始频繁动作。去年底,智能搜索App夸克的“无广告”概念海报,出现在机场、地铁站、写字楼和多款应用软件中。

今年4月23日,夸克搜索在疫情期间顺势推广,宣布联合阿里健康、天猫及合作伙伴,在北京、杭州、上海、广州、成都等38个城市陆续推出在线预约新冠核酸检测服务。此前还上线了“新冠肺炎确诊同行程查询”、“上下班防护手册”等功能。

让百度倍感压力的对手,还有字节跳动。

2019年9月,字节跳动完成对互动百科的 100% 持股。2020年2月28日,字节跳动推出”头条搜索”独立App,可搜索全网内容。4月,“头条百科”网页版上线。

从站内搜索、App内置功能的小心尝试,到全网搜索、独立产品的正式入局,字节跳动虽然和百度不可相比,但这个仅仅诞生了8年的新巨头也给百度带来了不少压力,从2019年起,针对搜索问题百度多次起诉今日头条,两者的战争已经摆在了明处。

从搜索业务的高管调整,到整合百度App、百家号、搜索、信息流、新闻和小程序,并将百度知识体系、视频等大文娱体系悉数纳入百度App,都能看出百度急于稳固地位的态度。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提到,搜索引擎的核心是内容的竞争。

百度在求变。不仅大刀阔斧地改革,还在去年投资了移动零售解决方案提供商有赞和问答社区知乎,从流量和用户资源的获取和承接方面,重建内容生态。

搜索转型难,百度却需要一个值得期待的故事。

百度一直在布局人工智能,并将AI作为百度的标签之一。

去年1月,李彦宏发布内部信,宣布百度的公司愿景:成为最懂用户,并能帮助人们成长的全球顶级高科技公司。李彦宏称,这也是百度成立19年来首次发布公司愿景。

百度在讲述AI故事时,很少被唱衰或质疑。外界对其AI故事颇为期待。

新冠肺炎疫情中,百度AI为在线医疗服务和居家远程办公上有所表现,尤其在多模态深度语义理解能力这一AI核心能力上获得了多方肯定。

在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联合推出的全球人工智能企业TOP20榜单上,微软排名第一,市值为1.21万亿美元、谷歌和脸书位列第二和第三,市值分别为9324亿美元和5934亿美元。百度位列全球第四。

疫情期间百度与北京地铁合作上线AI口罩检测系统

不可忽视的是,近年来,百度在AI上投入颇多,AI落地在今年以来开启了加速度,但在大规模商业化完成之前,AI难以给百度的财报加分。

百度正处于一个艰难的时期,内容生态的转型正在进行,需要刮骨疗毒的决心。人工智能的时代还未真正到来,在资本市场上,百度缺少挽回市场信心的成绩,市值一跌再跌。

这几年,百度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信任”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没解决,每一次的风波,都将让用户和资本市场对百度的信心下滑,而这对于一个身处激烈竞争市场的巨头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文/向阳 编辑/水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