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年轻人副业成刚需“我太难了”

副业成刚需,这届年轻人:我太难了

这届职场年轻人不止只有Plan A,还有Plan B,甚至N种无限可能。

随着生活成本的逐渐增加,很多年轻人的薪资开始捉襟见肘。基本房租和生活费用不说,以不算过分的升级消费需求算,一双AJ一千多块,一瓶SK-II一千多,对于一二线城市平均万元左右的薪资水平来说,仅依靠日常工作的一份薪水,明显满足不了。

因此在工作之余,寻找一份合适的副业,成了一些年轻人的选择,甚至是刚需。

最近“副业刚需”这一话题,戳中了这届年轻人的敏感神经,引发大讨论。“不管你做什么工作,都要有自己的Plan B”,搞副业已经成为现在年轻人的共识。

Tech星球(ID:tech618)遴选了6位操持副业的年轻人,与他们聊了聊自己的Plan B计划,来听听这届职场年轻人的不寻常经历和人生故事。

1.

“开飞机难以摆脱肥宅生活,但当DJ可以”

Dr.Ethan ,1997年出生

主业:飞行员,副业:音乐 制作人&DJ

飞行是我的追求,音乐也是。

飞行员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职业,可以整日在蓝天白云中翱翔。每当有人听到我是飞行员,都会投来很羡慕的眼光,神秘、高薪就是外人给我们贴上的标签。

其实,我们的工作日常和上班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时间不固定。要看公司安排的航班,比如今天飞个单班来回,早上起床洗漱穿制服上班,体检、拿材料、上飞机、起飞落地。然后起飞落地,回家。

看似我们一天经历了好几个城市,但也只是简单的两点一线,没有太多的故事,每次安全落地就是我最大的心愿。由于工作环境,我每次都要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没能有太多交流,平时一个人在家也就是听听歌,打打游戏的肥宅生活。

真正接触到DJ,是在大学的时候,当时通过航空人员执照理论考试,奖励了自己一个打碟机。大三在美国度过的那一年。因为机缘巧合认识了楼下做音乐的黑人邻居,两人没事儿进行一下切磋交流。在黑人朋友的影响下逐步发展到hiphop,而且得到了朋友的极大夸赞,并扬言要以四百美金的价格买下他的beats,之后一“入坑”爬不出来了。

刚开始只是摸索,喜欢上之后,就自己尝试着自学制作。两三年后,有次偶然发现自己做出来的歌还能赚钱,由此打碟这个爱好便成为了飞行之后的副业。

2017年,我成了VFine的签约音乐人。平时飞完航班回家,有的时候灵感爆棚,泡在电脑里一个下午,做出东西真的很开心,有的时候飞驻外的航班,可以约约不同地方的志同道合的音乐人,拿上电脑一起交流,不同想法的碰撞很有意思。

每天航班回来后,有灵感有想法,就做做歌、编曲,然后给到签约的公司,帮我做发行和管理,制作好的歌曲基本上是给说唱歌手做伴奏,收入来自歌曲的使用权,我在VFine的平台上卖出歌曲版权,平台会根据不同用途对制作好的歌曲去统一定价。

副业成刚需,这届年轻人:我太难了

我是一个很执着的怪人,飞行员喜欢上电子音乐,但我不服只能听音乐,非要去自学打碟,又不服只能放别人的音乐,非要去自学制作,又不服自已只能制作一种音乐,非要尝试各种各样的风格,又不服自己只能做电子,非要去学做流行和说唱。

既然做,就做到最好,我感觉到80岁我还是个能蹦能跳的DJ。

2.

“靠做副业,我还清了创业欠下的30万负债”

张宇 ,1986年出生
主业:某知名互联网公司内容运营 副业:健身房合伙人、兼职写手

做副业这件事,我从2016年坚持到现在,做了快3年。

2016年开始,兼职写手是我的副业。这两年,靠副业每年能有十几万左右的额外收入,几乎与我的正职工作相当。目前为止,我利用副业还掉了因买房、学健身、创业欠下的近30万负债。

后来爱上了健身,机缘巧合,我又把健身发展为一个副业。2017年,我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健身工作室,场地有300多平,年租金接近40万。

开始的两个月业绩比较好,卖出了十几万的课时费,但后来进入“健身淡季”,高额的房租也实在难以承担。很快,面临经营难题,只好选择将健身房关停。

为了做好健身房,我停了半年的工作,去拜名师学艺,开始也是满腔热血。但后来健身房效益不好,我每个月收入几乎不到两千,根本养不活自己。更主要的是,我当时还要还老家买房的房贷,每个月还得给些钱接济家里,自己也不忍心跟家里人说这些事,怕他们担心。

那段时间,我有一些精力就集中在做兼职写手的副业上。平时接一些技术文章写作和企业服务领域文章的活。其实,一直以来,我做副业的原因都是,希望靠副业解决经济上的难题。

健身房关闭之后,我到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做内容运营。我的工作一直都跟写作直接相关,80%的时间都在写文章。工作之外的时间,也接一些写作的兼职。帮医疗公司、教育行业的创业企业等都写过,从技术类的文章到企业服务分析,还有一些区块链企业的宣传稿都写过。

最拼的一段时间,要写到凌晨两三点。印象最深的一次,因为对方稿子要得急,只好定半夜三点的闹钟起来写稿,写到六点,终于在答应对方的时间内交付了稿件。

有时候,朋友或者之前的合作伙伴都会推荐一些大的品牌项目,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但体验过几次之后发现,这种类似的外包工作实在太累了,有些钱我是不想挣的。

欠债还清之后,我就不想继续这么累了,于是接的活就开始变少,但会把单价提高。现在,我基本都是周末写,一周两到三篇,或者更少。有点收入即可,也可以有更多时间做我喜欢的事,比如读书、旅行、摄影。

我基本没有娱乐活动,不看电视剧、不看综艺、不看微博、不刷抖音,除了坚持健身,就是读书、写作。我喜欢重复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许5年或者10年后,我可能还会再次把健身这个事业做起来,把副业再次变为主业,但现阶段还是多学点本事。

我最真实的感受是,不能完全依靠副业,一定要有主业强力支撑你基础的经济需求。有句话说得特别好:不要用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

3.

“炒币很难赚钱了,准备再去搞少儿编程

刘以以,1991年出生

主业:区块链媒体记者,副业:炒股炒币

无论炒币还是炒股,说白了其实都是一种投资。

2014年我刚毕业,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实习,跟财务相关。那会儿算是股市的小牛市,身边的同事,乃至下楼买个菜,发现大妈都在炒。

当时我基本什么都不懂,操作非常傻,不过也算是挣到过钱。第一次投进去的本金就涨了20%。但我也知道,这种副业是不可能养活自己的,本金都靠着工资出,无非就是几千或者小几万。

本利不高,投入1万块在里面的话,收益翻一倍也只能是2万,基本都只能是短线投资。

股票这个东西,没有市场消息,不认识人或者对资本市场的操作没有任何了解的话,是赚不到大钱的。

到2017年,股市开始横盘,我就不怎么玩了。之所以炒股,或者说之后炒币,都只是希望能靠信息差或者判断给自己挣些零花钱。当时工资也不高,炒股就是盼着能多赚1000块钱,多吃几顿好的。

2018年3月,转行到一家区块链媒体做区块链记者,从那时开始,我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买比特币和其他的一些虚拟数字货币。投了1万多本金,6月的时候,钱包余额翻了一倍,变成了3万多。

副业成刚需,这届年轻人:我太难了

那阵子算是一个小牛市,很快,没等我焐热这笔钱,行情一下就跌下来了。其中一个币跌了90%,我的20000块一下缩成了2000。很多山寨项目腰斩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炒币炒了这么久,靠频繁交易真的是很难赚钱的。因为,大部分“投机者”或者“投资者”自己的交易行为就很不好,追涨杀跌,没有一个交易员专业的素养,最多就只能赚赚零花钱。

和大多数人一样,因为主营业务没有达到满意的收入,只能靠另外的方式来补足。有人做微商、卖特产,有人炒币、炒币、炒鞋。还有一种,副业是某种技术性或者与本职工作有相关性的,通过副业让自己未来的职业多一些选择。

人性逐利,也贪婪。很多时候,哪怕知道了内部的一些交易信息,知道庄家会拉盘,但选不好抛的点,也很容易把赚到的钱再赔回去。

之前很多人宣称,自己靠买比特币实现了财务自由。但现在看,已经很难了。我准备什么时候去学一下少儿编程,也许以后副业搞编程,做“一个懂程序员的老师”也不错。

4.

“白天说唱音乐人,晚上夜店调酒师”

孙航,1995年出生

业:rapper,副业:调酒师、音乐老师

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副业也都是和音乐相关的。、

我爸是个音乐迷,从小学就开始让我接触音乐。从小学电子琴声乐,上了小学学的小号,后来就一直在军乐团,做首席小号手。

前年从首师大毕业,刚开始想着从事本业进入乐团,但后来一想到,以后要天天疯狂练习吹号,就感觉枯燥,便选择了自己更喜欢的说唱音乐,2018年参加新说唱全国46强,18年19年获得listen up全国亚军。

副业成刚需,这届年轻人:我太难了

大学期间,自己不爱上课,总喜欢跑到校外去做一些兼职。当时乐团也会聘请我们,去给小朋友教课。一周有2-4节课,一节课2个小时300块钱。有专车接送,正好利用业余时间还挣点零花钱。

大学四年,教小朋友授课成了稳定的副业。但随着毕业开始全身心从事音乐,就很少再去做老师教课了,音乐还是自己更喜欢的职业。

目前,自己一个人在做音乐,自己作词作曲,自己接演出。平时会去一些livehouse,每场演出费用有2000。演出不是天天都有,有时一个月最多对接到6-7场,有时只有1场。

做音乐的都是这样,不像平时上班那么固定。时间允许的时候,我还会去一个清吧做调酒师。最初是因为自己经常去,渐渐成为常客和老板熟络了。后来自己也有时间,也对调酒很感兴趣,就做起了调酒师。

调酒师是一门技术活,当时跟着老板学了3个月,才完全学会。我们每天6点半到12点,从周日到周四,一个月有5-6000的收入。平时还能编编曲录录歌,晚上去做调酒师,看看在店里形形色色的客人,和朋友一起把酒言欢,很是惬意。

6.

“游泳教练和演话剧,探索别样的人生可能性”

江枫眠,1990年出生 主业: 某外企工程师 副业:游泳教练、排练话剧

2012年,我毕业后,在江苏老家的一家外企做工程师。

那时候,工作之余,经常参加市、区的游泳比赛,打出了一些名气。很多人跑来问我,怎么学游泳。一开始,我提供免费的、口头上的指导,后来开始正式写教案、做宣传,开班做这件事,7节课收1000元。

那段时间,我每天的时间安排很紧——7点起床,7点半坐班车,8点半到公司,下午5点下班,5点半到游泳馆,在游泳馆附近吃晚饭,6点半上课,8点半结束,9点以后到家。

期间,我还参加了话剧表演,在晚上8点半教完游泳后,赶到10分钟车程外的地方排话剧,通常要凌晨以后才能回家。以至于每天只睡5、6个小时,要靠喝咖啡强撑着才能工作。

所有听过我的故事的人,都觉得我很折腾。

半年后,我靠教游泳赚了3万元。话剧演出以公益性质为主,只有2-3次商演,赚了几千元。

我做副业的初衷,是想买房买车,但靠8000多元的月薪,肯定是不够的。但我又不只为了钱,市场上的游泳培训都讲究速成,我内心的冲动是想让更多的人接受更好的游泳培训。

此外,于我而言,游泳和话剧不仅是输出的过程,也是输入的过程,教会了我时间管理、锻炼了语言表达能力等。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一群人,大家可以一起玩,也能够彼此关心。尽管当时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些瓶颈和不如意,但因为副业的调剂和补充,让我的状态变得很好。

我认为,搞副业和话剧表演一样,都是在探索不一样的人生可能性。话剧看似人物形象五花八门,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专注于对人的好奇、对演员专业性的不断探求。副业也是这样,看似与主业没联系,但是也要找到深层的联系,找到一点专注下去。

7. 

“未完成的创业梦,一直作为副业坚持”

沈超,1991年出生

主业:产品经理,副业:内容KOL

从大学起,我就开始做副业,一直到现在。

2015年,我考上了北工研究生,学业课程比较轻松,一直有创业的想法,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挣点钱。

有次,在北京工作的发小要出差一周,让我去他家里帮他喂猫,就住在他家。发小在外出差,有个文件在家里的电脑,让我帮他编写一下。随着帮忙次数的增多,后来我仔细了解后,知道他是在京东做店铺营销,会和店铺的商家对接需求,就想着在读研期间可以和朋友一起创业。

当时正好淘宝有达人1.0计划,我们就自己在平台上建立账号,朋友联系商家对接资源,我们这边会根据商家需求,用图文等方式帮助商家宣传。淘宝达人1.0、2.0我们都在同步跟着,后来京东也开始做达人直播推荐这块,我们也同步在跟进。

那时候,一个月至少能有2000-3000的收入,在我们同系学生中已经不少。但由于接单量不稳定,大学的创业项目,并没有完全做起来。所以2018年研究生毕业后,还是选择了专业对口的产品经理,月收入12K。

每天10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工作主要就是按需求文档撰写、原型设计、与业务对接需求,App日常运营等,原本的创业项目成为了副业还一直在做。

现在,我们以机构的形式对外接活,一般都是写些小稿子,拍个产品视频,每单500块钱,有时也会将产品送给我们。写稿子比较容易,拍视频的周期不好定,短的一晚上能拍制作2-3个,复杂的两天才能弄好,一个月的收入也能有1-2W。

之前本科学的编导,所以对副业兴趣更高些,副业挣的钱也全都投入进去换了设备。如果不是因为不那么稳定,我是很想作为主业发展的。

分享: